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
我错在哪里

MIke剑影 @ 中短篇 2020-3-15 19:29204 人围观, 发现评论数2个 原作者: 2359732912来自: 伤感文学社 收藏该文



     该文章经网站编辑推荐和伤感文学奖评审委员会评定,达到发表水准,已经收录网站稿件库。可作为申请伤感文学网_澳门现金网赌平台_炸金花下注网站_手机真人娱乐特约作家中国互联网文学联盟会员作家的参考依据。
     媒体或个人转载引用本文,请联系作者申请授权,未经作者或本网书面授权,请勿擅自转载引用,侵权必究。


          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我错在哪里(小说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琴卿

        “茶子坳死了个伢子呢!”
       “啊!怎么死的?”
        塘基上有人隔空吊水的聊着,很惊爆的新闻。“好象喝农药死的,好多人看去的,你去不?一起去看看。”
     “好,去看看,是个多大的伢子啦。唉!作孽呢”
      “ 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,”这个王五阿公还真的如愿以偿,硬是从村口处,搬到了这个只有三户人家的小山坳里,开门便见山,出门就有口塘;山清水秀,一双满意的儿女,王五阿公觉得,只要还来个孙,他就最知足了。
      七月七曰,凌晨一点,一声响亮的哭声.,在小山坳回荡,一个带把的健硕婴儿来到了期待已久的家庭。
“五阿公,夜里做梦,都听到,你的笑声了”。
“郭的狗娘养的,也还债呢”五阿公一边割草,一边回应。
        小泓长的很讨人喜欢,特别是他结结巴巴的叫嘎嘎。叫的五阿公浑身是劲,手里的草刀子快的闪眼,他眼前晃过小泓象小豹子生龙活虎的样子,嘴里哼出了小调。老婆子在家打理家务;儿子每天,天刚亮,就去做工夫,除了少数下雨天;媳妇与老婆一起养了四头母猪,八头壮壮实实的肉猪;五阿公就喂牛,做田里功夫,这不又割了好高的满满的一担草,晃悠悠的哼着《补锅》担`回来了。
   “ 泓伢子,做作业去,做完作业再玩。“五阿公崽又在喊小泓做作业了。
”不去”,泓伢子拿着弹弓在打鸡,打的满院子飞。五阿公崽不再多说了,拿的棍子就去打泓伢子。
“你做么子,做么子,他现在不愿做,就让他玩下子。”
“爷,我管他,是为他好,你老就不要来护的他,惯实的要的?”
“有什么要不的,我们不也这样,一样的好”
五阿公崽不理他了,继续去打泓伢子。
“噶噶,痛……嘎嘎……”呼救声传来。
五阿公立即拿过根长扁担“你这个畜生,你再打,试下喽”扁担一下子飞舞过去,幸亏他崽让的快,要不然好险!媳妇赶紧上去推走了自己的男人。
“你郭哒猪婆子养的,他不想写,就不写吧,有什么要紧,我们还不是,也冒读书,不照样,好好的。”五阿公崽,无可奈何的直摇头,只好随他去管。到了晚上,五阿公干脆叫的孙子与他一起睡。从此小泓闹的更欢了,当然喽,父亲在家,他还是要安静的
        孙子一天比一天活泼,加上鸡鸣狗跳,家里每天生气勃勃的景象;儿子又买进了好多砖,钢筋,准备盖楼房了。五阿公觉得老天对他太好了。
       “五阿公,你郭哒猪老倌,让我来试几手喽,手艺郭样不行。”
“哎呀,五阿公,你这个徒弟,硬让你带的    出来的啦。”
     “嘿嘿嘿……”五阿公用笑声回应牌友,他感觉很得意,因为孙子比自己还牛。
      天有不测风云,五阿公儿子在别人家抬水泥板时,忽然踩空了从楼上摔下来,死了,老婆受不了打击,没多久,放心不下又帅又孝顺的儿子跟的去了;身体脆弱     的媳妇改嫁了,剩下了俩公孙。
        泓伢子已读了三个一年级,仍然升不了级“我不读郭哒卵书了。”他告诉他爷爷。
“不想读,莫读的,种个田,要么子卵书喽
     “郭哒伢子,打牌,又麻溜溜的,就是读不进书!”乡亲议论着,并摇着头。于是俩公孙达同一致,力拒老师的劝说他继续完成学业。
       辍学在家的小军,无所事事的跟着爷爷混,交警队的本家叔叔,实在看不下去了。年老体衰的五阿公还要侍候着十六,七岁的孙子,于是托人把他搞到交警队,十路路口,指挥車辆。可能是书读的太少了,他站了三天,被打发了回家。从此,他只在家帮别人做的农活。赚的小钱。
     我们赶过去时,有好些人站那里商量怎么把他们俩公孙弄回去。五阿公坐在地上,紧紧抱着孙子,不言不语,浊眼茫然的看着前面。在他怀里,一个十六,七岁,瘦弱的,五官协条,稚气未尽,脸上紫黑,嘴角流血水的少年,躺在他怀里。
“怎么得了?我爷急蒙了,平时一个爱闹爱笑的人。这一二天,我们到处找我屋里泓伢子。今天,一个割牛草的,在这里看见了,告诉了我们。”
“你侄子怎么会喝农药?”
        这个女的一边抺眼泪,一边回答“莫讲的,前不久,他帮别人放牛回家,牛过塘基时,那塘基因下了好久的雨,土石松了,牛一踩上去,崩垮了,牛掉塘里。那家的人,没良心,打了他一餐。这一次,泓伢子给别个打农药,可能字认错了喽,把百草枯当卷叶虫药打了,打死别人一二亩禾苗,肯定是又怕别人打他,偷偷回去,拿的这个农药跑后背山,躲这里了。把我爷急的凶的我回,几个人今天找到这里。”
        “唉,原来还想的你爷命还算好!崽,女长的好,又听话,孙也来的好。”
所有的目光又转到红伢子脸上,这个曾经是家里的欢乐,被爷爷宠的上天的少年,这几年因为家庭变故,又因为自己任性走的路,已没有了当初的叛逆不顺,脸上只有花季少年特有的单纯,落寞!
“真的想不到,这一屋人就这么没了。泓伢子,被你爷惯实的呢”

伢子:男孩子
惯实:宠溺
猪婆子:骂人的语言
爷:父亲
郭哒:这个
猪老倌:亲密打闹口头语,猪老头
嘎嘎:爷爷
狗娘养的,卵书都是地方方言粗语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责编Mike剑影

已有2条评论

查看全部评论(2)

热门推荐

《迷彩帝》正文-完结章
又年春,这是少帝在国师及一干重臣辅佐下,开辟河晏海清、无双盛世的一年。   当年...
瑟瑟温情(微小说)
肖鸣吃过晚饭和往常一样去医院看望父亲,一出家门正好遇见对门的肇先生的母亲,老人也...
以心换心
以心换心(小说)/琴卿 恩民与忆红都生在计划生育严的年代。恩民上面有三个姐姐,...
我错在哪里
我错在哪里(小说)/琴卿 “茶子坳死了个伢子呢!” “啊!怎么死的?” 塘基上有人...
返回顶部